重訪:「田嘢」麥浩盈

讓餐桌出現一棵本地菜,背後要花上幾多努力?

text / MD photo / andy wong



2015年,推廣本地生產的組織「港嘢」,跟「一小步」策劃「有得食。好好食」專題,一起去農田摘本地菜,即席煮一頓飯,並辦一場「本土盆菜派對」;希望以有趣的企劃,拉近城市與農田距離,並讓大家透過飲食了解似是遙遠的東北議題。


五年過去,當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上馬,同時卻有不少農地復耕;要吃一棵本地菜,是艱難了還是容易了?「香港人對本地菜的認識是豐富了,但人與土地還是很有距離。」是故「港嘢」成員之一麥浩盈,近年跟戰友林耀群(Nicole),把「港嘢」延伸成專注本地蔬菜共購計劃的「田嘢」。



2015年初麥浩盈(右2)跟「港嘢」及「一小步」眾成員,共同策劃「有得食。好好食」專題,一起拜訪「菜園村農業先鋒田」農夫馮汝竹(右4)。

問:身為城市人,為何會與本地菜、本地生產,拉上關係?


浩盈:我是透過龐一鳴在2011年發起的「唔幫襯地產商的聖誕」行動,與我在2013年自組的組織「橫街小店」,與小店熟稔起來。那時我和朋友走訪農田及生產商,發現本地農產品其實相當豐富,但當年小店(橫向)與本土供應商(縱向)的關係有點零散和斷裂,例如不太多店舖會向本地生產商取貨。於是我和五位朋友在2014年一起成立「港嘢」,會去不同地方做到會,又舉辦過幾年「今晚,我約咗港嘢食飯!」主題晚餐,後來再找餐廳合作做「『日常』小革命」餐單。全都用上本地食材煮飯,做過很多嘗試,讓人體會本地生產的美好。至今我每年秋天去看塱原的米田,仍然會感動到喊 —— 香港能有自己出產的米,米田又養活那麼多人和生物,置身其中真的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