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本土研究社」陳劍青

做民間研究,像一場持久的搏奕

text / 安琪 photo / andy wong



當政府大嘆土地不足時,本土研究社翻出全港有上千公頃的棕地,尚未發展。另一邊廂,政黨力推明日大嶼計劃,本研社又找來砂價數據,揭示填海成本或超預算。


單看上去,這班民間研究者老是要與建制陣營唱反調。但在2012年《謊言社會》中,本土研究社創會成員陳劍青明言,民間研究所做的,是戳破假論述,提供事實的另一面,拉闊公眾討論空間。八年過去,這回重訪,他談對內組織,也談傳承工作,為要在政治紅線飄移時,盡快把研究本業在港落地生根。



陳劍青憶述,最初跟進新界東北發展議題時,經常需作實地考察,與村民交談。


問:最初為何由關注新界東北議題,想到要成立有規模的研究社?


最初關注新界東北議題時,常埋首跟進不同的發展案例,短短兩年間,探訪了40多條村的居民。儘管當時已跟友人成立本土研究社,但組織較鬆散,也沒有公司註冊。所以文宣、組織、探訪等工作一腳踢,工作很累人的。有次與居民出席新界東北諮詢會後,即病倒約三個月,漸漸覺得這種公共參與模式不可持續下去,需調整策略,建立團隊及分工。再者,只做個案工作,實在難以帶出社會議題背後的整全脈絡。於是想到,不如多集中做民間研究。


所謂的民間研究,就是研究員預視在未來兩至三年,有何社會議題將冒起,提前觀察和疏理數據,及時提供研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