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夏敬業:不甘於此的職涯





(原文刊於 Breakazine 066 《未來職人研究所》 ,2021年10月出版)

ttext / 桀 photo / andy



初次聯絡夏競業(阿肥),本是以藍曬導師和市集搞手來稱呼他,他帶笑回覆:「其實你說的不是我全部(工作),我而家做埋改裝相機同大底相機攝影。」後來在正式訪問中,再聽他娓娓道來一串進行中、長長的工作清單,不禁令編輯冒汗,心想該要怎樣整理他的職涯?他也彷彿看穿這點,「抱歉我說得太多太亂,你應該幾難寫吧。」隨後配上幾聲哈哈。


還好阿肥的故事不論怎樣發展,似乎都可以用「不甘於此」來貫穿。



為興趣工作的瓶頸


藍曬其實是一種舊式顯影技術,沖曬出來的照片以藍色為主調。本身也喜歡攝影的阿肥,在一次展覽中看到藍曬作品,便被深深吸引,之後既向朋友請教,又專誠遠赴台灣和英國等地方學藝,學成後便開始到手作市集擺檔,出售作品,他「不甘於此」的多番改變也是由此開始。


擺檔初期,由於收入不太穩定,所以也有接洽一些如攝影助手的散工來幫補。後來在朋友建議下,更自己開班當導師,但只教了一年又發現,香港開始愈來愈多人教藍曬,「有些人跟我學完後又會自己開班。過多幾年後,自己的發展只會愈來愈窄。」這時他已暗暗萌生其他發展方向。


「因為經常去不同地方擺檔,當時覺得市集搞手應該幾好賺,可以收租又唔使做,都是設置枱櫈而已。」他不忘笑着補充,「這是不少人對市集搞手的誤解。」


當時阿肥認識不少市集搞手,自然也聽過不少行內辛酸,其中一位訴苦者正是他現在的拍檔Brian。在一次擺檔時的傾談中,他得悉對方剛和當時的拍檔拆夥,又向他抱怨對市集的工作感到心灰意冷。正希望尋找到合適夥伴的阿肥就自動請纓,和對方提出合作的想法,「男人只為兩件事吵,一是錢,二是女人。我個人看重事情的意義和成果多於金錢。第二,我和他都已婚了,所以不怕會鬧翻吧,哈哈。」


不止是市集


於是這對拍檔成立了市集品牌LIFE Mart,同時也為市集加入新元素,「當時的市集不會有任何展覽,大家都只是來買買賣賣。」直到他們辦第三場市集,轉捩點才出現,因為那次的市集需在兩個不同地方同時進行,為吸引羣眾願意兩邊走,他想到不如為市集定一個夠搶眼的主題,「我想起人生中看過最『爆』的一個展覽是『分手展覽』。」


阿肥的團隊於是立時聯絡展覽原初的搞手,但該活動早已停辦多時,對方也沒有回覆,於是最後決定把心一橫,自行策展「分手」,結果當日的場地被塞得水洩不通,「之後就開始很多人認識我們LIFE Mart 的品牌。」


打響名堂後,阿肥和他的團隊繼續為市集構思不同主題和活動,例如策展過「十八區鬼故」主題;又在市集中設立「手帳玩樂區」,讓參加者免費體驗製作手帳的過程。


就在市集生意看似開始上軌道後,阿肥再次察覺到市場上的搞手已開始出現飽和,「我跟拍檔講,這樣下去是沒意思的,一百個人爭一塊餅,一定攞唔到商場的檔期。」


阿肥早年曾上過一些品牌研習班,原本只打算把所學用於自己的出品,但他當時就覺得這些知識或許也可應用到其他公司上,於是就撰寫多份計劃書到不同公司,表示可以用市集的方式來為他們建立品牌,幾年下來,由網上討論區、米線餐廳和塑膠用品等都成為其合作夥伴。


擅於轉型的「π 型人才」


與此同時,阿肥在攝影方面的工作也沒有停步,藍曬以外,也開展了把古董相機改裝成即影即有的生意,客人更遠至海外。那時正值疫情爆發,令他在市集變得冷清時仍有一定收入。


後來他收集到一部舊影樓不要的大底相機,改裝後放到不同的市集和商場中,幫人拍攝家庭照,刺激人流之餘,也在推廣這日漸式微的攝影方式,結果又吸引到不同商場和婚攝單位聯絡他合作。


過往我們對職涯發展的理解都是以「I 型人才」為主,意即在單一領域上擁有深度知識。但「百足咁多爪」的阿肥則不行此路,雖然笑稱自己「周身刀無張利」,但若檢視他的工作成果,就看到他由藍曬開始,不斷將不同的點與線連在一起,然後再編織成一幅更大的發展藍圖。這更像近年關於「π 型人才」的討論,即同時專精不同專業,且能將技能延伸和串聯起來。


談到為何他會樂此不疲地不斷轉型,他收起笑意,認真的說:「人生咁悶,點解唔試吓無限嘅可能?」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