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eakazine

Live like it's doomsday





如果說,2019年香港叫人身陷黑暗,2020年,世界幾乎讓人置身末日。執筆之時,原稱「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已經造成全球超過280萬人感染,超過20萬人死亡。災難的不可抗力,令生產停擺、流動停止,後來也染疫的英國首相約翰遜更說:「大家要準備好與所愛的人分開。」 真是十足災難片一樣的對白,卻在武漢、意大利、西班牙、英國、美國每日發生。 從災禍預想末日,我們窺見「真攬炒」之下,高官面對緊急狀態時左支右絀,擔當不了人民的保障,卻更在乎自己的權力是否穩固;一般民眾四處搶購囤積,卻發現供應鏈中斷,因為從國家到個人都把大門關上,築起圍牆以求自保。但是,這真的可以救我們脫險嗎?囤積食物躲起來,可以支撑多久? 訪問研究糧食安全的譯迪詩時,她這樣形容:「我們都是用一人之力,在對抗塌下來的世界。」我覺得最能夠表達我們的孤弱與絕望。我們誠然不是Marvel 般的救世角色,更不要說其實英雄都要食飯。 所以,我們要在末日未到以前,開啟另一種想像。如果我們不能靠一己之力,應該靠什麼?我們又應該如何理解我們身處的「集體危機」? 來攤開世界的地圖。2019年至今,全球出現了四場特大的山火;東非蝗災威脅多達2,500萬人的糧食,令非洲可能陷入嚴重的饑荒。還未計算正在不斷惡化的冰川融化引發的各大問題、極權在疫症中的加強監控和全面管治、包圍香港的六座廣東省核電廠等等,實實在在威脅我們的生活。 是以這一期我們從疫症出發,探討的卻是香港面對的末日級風險,也是人類的共同命運——驟耳聽來或許是一個太大的命題。但毫不巧合地,書中的受訪者,都不約而同地追問同一個脈絡:為什麼人類會將自己帶到災難的邊緣,我們在發展的巨輪之中,參與了什麼?我們的生活,如何把他人甚或非人引向苦難?我應當做出哪些改變,才能讓大家不致一起「攬炒」?災難無情,但也是契機,是世界給人類改變的機會。 其實我們並不需要、也不是一個人對抗世界——只要我們願意打開這個視角,真誠生活,去面對懸掛在頭頂的末日威脅。毋須回天之力,只要抓住自己能夠付出的位置,就像退休後住進南涌、探索生態社區的陳順馨,轉化了過往對環境暴力的生活方式,回應了自己的焦慮,「個人就穩陣咗了。」 看見應該走上的路,而毋須看見功成在我。那分安穩,或許是我們今天最需要的東西。 阿彼 2020年4月27日






Tel. 26320000 | Fax: 26320288 | editors@breakthrough.org.hk

© 2021 Break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