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eakazine

災後重生的新日常

全球疫情肆虐進入第二年,隨着疫苗面世,似乎將準備回歸日常,但我們真能夠返回昔日的生活模式嗎?


去年初出版的061 《末日生活提案》,在末日感籠罩底下,我們參考各地面對災難的經驗,訪問了曾參與日本福島飯館村災後復耕的譚萬基博士。他提到了日本政府與飯館村村民對於災後除染的差異,而令他最深刻的是村民如何重新檢視生活與土地的關係。


重讀經歷核災的飯館村故事,會幫助我們面對刻下難以逆轉的轉變,思考我們如何擁抱新日常。





重返核污染的家園

(原文刊於 Breakazine 061 《末日生活提案》 ,2020年5月出版)

text / 彼  photo / 受訪者提供



2020年4月8日零時,武漢作為最早爆發疫症、死傷最慘重的地區,在一片打氣聲中解封,人車重新流動,社會重新回復生產。國家以武漢從停擺中回復為成就,高度稱許為「英雄的城市」。


可是,從災難中「回復正常」,配以激動人心的說辭,是否就可保障人類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尤其是,災難正是在昔日的「正常」之中爆發,如果沒有反省當初的「不正常」,是否真的有點不正常?


曾在環保組織工作、一直有關注核安全問題的國際特赦組織總幹事譚萬基,在他的人類學博士研究之中,曾經遠赴被輻射污染的日本福島飯館村,跟返鄉生活的村民生活一年多,觀察他們在2011年的「3.11」大地震和核災之後,如何跟「不正常」的環境共存。


「我在飯館村看到,村民不是要配合政府的措施,甚至不是尋求『回復』災前生活;他們是在實驗,怎樣住在一個受污染的地方,去『擁抱』輻射。」譚萬基笑說,說成「擁抱」是有點怪怪的。「但你真的要承認它存在,然後才能真真正正解決問題。」


其實我們明白每時每刻都在危機之下,只是我們不願面對。災後經驗之可貴,是以真誠把正常的假象戮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