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平等分享行動」Benson Tsang

「傻人」的「火柴」,還能燒多久?

text / ronald photo /andy wong



2011年,《窮得只派錢》曾訪問「平等分享行動」的發起人Benson Tsang。他當時看見弱勢社羣的處境,深受觸動。後來政府向全民派發6000元,他決心集合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人每次用幾百元,到小店買物資,派發給社區裡的拾荒者、露宿者。將近十年過去,社會底層的處境有改善嗎?「平等分享行動」的形式又有蛻變嗎?



2011年,Benson 拍下周遭的底層生活面貌,漸漸點燃起他與貧苦人同行的衝動。


問:在你們觀察下,社會上拾荒者、露宿者的處境有甚麼轉變?


社會愈有錢,拾荒老人的處境就愈惡劣。因為大眾的生活指數不斷上升,社會福利政策卻未能接住身處最底層的他們。他們只能依靠執拾紙皮維生。但紙皮價格這些年來也沒有甚麼分別,甚至不時眨值。譬如當大陸回收商宣布不再收紙皮,本地紙皮回收價就大跌到三、四亳子一斤。今年的疫情更使得運輸物流大減,也間接影響到拾荒者的生計。如果遇上食環署針對,沒收手推車、丟棄紙皮,生活就更加困難了。


至於露宿者,我們以前到深水埗探訪他們,他們都聚集在舊樓附近,跟周遭社區相安無事。近年市建局清拆了欽州街至南昌街差不多七成的唐樓,將附近一帶變成豪宅,就將露宿者趕到通州街公園範圍。只是公園畢竟很多人使用,不太適宜露宿。今日我們想去尋找露宿者,他們都被打散到不同角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