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ext / 史兄

Like 和 share 以外還可作什麼?—— 將不義轉為公義的嘗試


有人曾問我,每樣事情都要 call for action ,把這樣的使命感和責任孭到自己身上,有否過得很辛苦。我回答他:「好辛苦,好 X 辛苦 ,偏偏做人不能只想到自己、不能只想自己的快樂 。我不想在某些人和事消失之後,自己做過的,原來只是 like 與 share。」

史兄

80 後,讀經濟學出身,從事金融行業,又是網絡博客,喜歡以通俗例子講解經濟理論、投資之道,還有愛情。著有《婚姻這種邪教》、《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和《史詩式愛情》等 。

社交媒體興起,衍生許多問題。對於社會上不公義的事,不少人以為在 Facebook 上「like 與 share」相關新聞,加兩句咒罵與批評,等同完成公民責任。

別誤會 ,like 與 share 有助資訊傳播 , 製造輿論 , Facebook 與其他社交媒體的確有助社會議題在短時間 內發酵同爆發 ,例如 Twitter 對中東的茉莉花革命的發 酵及爆發就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不過 ,對一些需要實 際行動支持的人和事 ,只作分享 ,絕對不是終點 。 多 年來我一直思考如何用社交媒體傳播資訊之餘 ,一邊為社會公義作實質貢獻。

在 2013 年 4 月 ,機緣巧合下 , 有 「朋友」出資五萬元(請自行思考 「我的『朋友』」就是 「 我 」的機會率), 無條件讓我去進行股票交易,便用透過股票低買高賣的利潤去支持一些公義的事。

從事與金融相關的行業多年,我看盡不少人在股票市 場「賺到盡」,對股東巧取豪奪、上下其手、操控市場,賺的盡是不義之財,偏偏鮮作善行。幸運地,我從來沒有沾手這等事情(或是做了也不知道),但作為 業界一分子,為自己積些陰德也無妨。有人打本炒股票,更是機會難得 ;於是爽快地為五萬元設定一個「捐條毛做善事」基金 ,自己打理,專門短期投機,盡力在股海中賺錢,以支持社會上有意義的事。基金不接受其他人捐款,目標只有一個:「賺污糟的錢 ,挺公義的事」。

捐條毛,做善事

基金設立不久,當年9月王維基的港視未能獲批電視牌照。我知道第二天股市再開,市場一定恐慌性拋售港視的股票。第二天,為支持王維基,甫開市就不理股價買入港視。我不單用基金的錢去買,還會用上自己的錢 ─── 這樣 ,我的投資決定便不僅是「慷他人之慨」。

當時,我連續多天參與政府總部的集會。參與集會,純粹希望港視獲得牌照,相信愈多人參加集會,政府所面對的壓力就愈大。至於港視的股價如何,其實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 當買下港視股票時,有心理準備 投資可能血本無歸。

港視最終沒有獲得牌照。不過,港視股價後來從谷低回升,「捐條毛做善事 」基金從中賺取了極為豐厚的回報。

之後數年,「捐條毛做善事 」基金接連在股票交易上有進賬,至今累積利潤約三萬元,雖然也不算什麼大數目,但累計回報約 60%,總算跑贏恒指。以回報率計算,這基金比我自己的投資還要出色。每當告訴女友「 捐條毛做善事 」基金又賺錢時,她總對我說:「你索性把個人投資 ,全數跟着基金買就好了。」

賺錢是好事,更重要是能支持一些有需要的人和事 : 某年六四集會暴雨 ,弄壞了社會記錄頻道 (SocRec) 不少器材 , 基金捐了些錢支持 SocRec 重置器材;FactWire 傳真社成立,希望香港人支持,基金也支持了兩三次;本土研究社、學民思潮及香港眾志、立場新聞,還有一些本地眾籌項目,甚至乎是大家常用的維基百科、2015 年尼泊爾地震的重建項目,也是「捐條毛做善事 」 基金支持的對象。雖然數目不多,但總算把錢用在有意義的事上。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我從不妄想自己會幹出什麼偉大的事,但一直深信只 要每人行前多一小步,社會就會向前跨出一大步。受到我的感染,女友過去兩年也將農曆年收到的利是錢 捐到基金。我倆快將 40 歲,利是錢早是「不義之財」(笑),讓基金有更多錢去幫助其他人,豈不快哉。

然而,「捐條毛做善事」基金的確有其局限,例如事忙,基金交投不夠活躍,亦未有時間積極地尋找值得支持的人和事。近年,我亦開始直接辦了其他活動,例如 一個叫「你買書,我埋單」的項目 ───

出版過數本書,知道本港出版業面臨莫大困境,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的閱讀風氣薄弱,在社交媒體即食文化的衝擊下,整個製作及銷售的產業鏈,包括作者、出版社、發行商、書局,全部在垂死邊緣掙扎求存。於是,2015 年尾,我推出這個「你買書,我埋單」計劃,直接資助年輕人去香港的小書店買書 。每人我 會給予 $50 現金資助 ,人數上限為 400 人。

計劃迴響不錯,在媒體的報道下,鼓勵到不少年輕人參加,最終約有 300 人領取回贈。好事從來都做不完,只怕你未開始,不去踏出第一步。我不斷提醒自己,要 call for action:只有行動才有機會改變到現狀,無行動,倒不如努力吃喝玩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負擔到的,多出一點力。有人曾問我,每樣事情都要 call for action ,把這樣的使命感和責任孭到自己身上,有否過得很辛苦。我回答他:「好辛苦,好 X 辛苦 ,偏偏做人不能只想到自己、不能只想自己的快樂 。我不想在某些人和事消失之後,自己做過的,原來只是 like 與 share。」


Tel. 26320000 | Fax: 26320288 | editors@breakthrough.org.hk

© 2021 Break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