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會甘心樂意地交稅嗎? —「公民稅」的實踐 (節錄)


「公民稅並非真正的賦稅,而是個人定期撥出一定數目的金額,支持與自己理念相同的團體。」

 

落聞

2004年大學畢業,讀社會科學,基督徒,低端中產。做過記者、NGO,公務員。曾想過自己可以有分令社會更好,現學習在荒謬裏做個正常人。

又是收到「綠色炸彈」的季節。Facebook上又是一堆中產納稅人「牙痛咁聲」的不滿,「打劫呀」,「唔想交稅畀垃圾政府呀」。不過,又有幾多人真的會「公民不服從」罷交?時候到了,一個二個還是乖乖入數,順道看看用哪張信用卡會賺得最多積分。這就是香港中產階層年年上演的黑色喜劇。

政府收了稅,然後再分配資源,用作公共開支,這是稅收概念最簡單的解釋。交稅是一個地方公民必須負上的責任,也可以是一種身分的歸屬。教會也有一個類似的制度,基督徒的十一奉獻也是象徵「這家我也有分」,是對自己的社羣負上責任。這不是消費,不是投資,也不是捐錢(說到捐,好像有施與受的權力不對等),而是一種平等的關係。 但當政府不是民選又不得民心,而交稅卻是必須的,這種「被打劫」的感覺就變得在所難免。在這個絶望的處境裏,我想分享一個自己關於「公民稅」的行動練習。 公民社會的「公民稅」 公民稅並非真正的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