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azine! 的自問自答


身為傳媒,反思媒體,找死!我們斗膽用一期的篇幅,跟讀者思考自己在讀什麼,是否值得讀下去,實在是找死。來到尾聲,不反躬自問不公道。就讓我們這班一直在小眾媒體盲衝直撞的傻人,也回顧 Breakazine! 這 7 年的成長之路,分析自己是怎樣的媒體。

————————————————————————————————————

Q︰Breakazine! 已經來到第 44 期,這一期談的是媒體,頗有夫子自道的意味,是嗎?

A︰是。這是自我的探索,也是如何走下去的探問。我們是愛書的人,以紙媒為生,反思媒體,這是安身立命的思考。做這期,出發點有點自私,但這問題換在讀者的角度,就是我們要讀什麼的選擇,是繼續被 news 所 fed,還是有所覺醒?

在速食新聞的時代,我們一直希望香港能有一本刊物,能把身邊不停流轉的事情,像定鏡一樣, 凝住,沉澱。這 7 年來,Breakazine! 都努力在糾 纏不清的社會事件中找入口,盼望讀者能順藤摸瓜,把亂七八糟的都安頓下來。要安頓,公共事件要梳理,自己要寧定,作為媒體更要找着自己的落腳點。這種在亂世尋找安身立命的想法,自去年 11 月出版《愁爆公民》開始浮現,今年 3 月 的《安息指南》就確立。特別是這段日子高質素的網媒相繼出現,他們的訪問和專題,既詳盡有深度又合時,我們就更要自問 Breakazine! 安身立命之道。原來單單好的訪問已經不足,更要從媒體本質去再次反思,究竟我們這兩個月才出版一次、有限篇幅的紙媒,要提煉什麼、呈現什麼,才不辜負被砍的大樹,值得讀者購買收藏?經過這一期,我們有了答案的方向。

———————————————————————————————————— Q︰那你們覺得新聞是什麼?Breakazine! 如何把新聞呈現? A︰新聞,一般而言,就是對每天發生關乎公眾利益的社會事件的報道。Breakazine! 從不就一樁 事件去作報道或評論,而是從眾多新聞中找出 背後要討論的議題,在議題背後找出要問的一個 radical question 或根本問題,再就着這個 radical question 發掘思考材料,讓讀者自己去找答案。例如,面對六四事件,我們不是去討論應否仍到維園集會,而是問六四事件對香港人造成什麼傷害,處理的是國殤的治療,思考的資源來自台灣 二二八事件、柬埔寨的赤柬統治造成的傷害和之後的殤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