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smanship》序:我郁故我在



(原文刊於 Breakazine 067 《Sportsmanship》 ,2022年1月出版)



見到今期主題,或者你會問:「奧運都過了好幾個月啦,點解而家先來講運動?」

 

對啊,問題不正就是:點解我們永遠只在奧運的時候才講運動?

 

說到運動,政府曾有三大方針:精英化、盛事化、普及化。我們常常聚焦討論的,都是前兩者。從運動員成就有多高,訓練有多刻苦,比賽場上有多堅毅,體育精神有多崇高,甚至運動員資源有多不足……但這一切,跟我們永遠都好離身,因為我們認為這是運動精英的事。

 

但是, 為何sportsmanship 不能夠是我們所有人共同追求的精神?

 

當然,我所說的不止是意志力和身體健康這些價值(雖然它們都一定對);我們正正想打破一種片面而刻板的想像。體育精神理應包含很多東西,從運動之中,好多人都找到生命的寶藏。但一直以來,很難有一個好理性和系統化的解釋,因為有相當一部分的精神層次,並不是可以用三言兩語去講清楚的。

 

做這一期書的時候,我們接觸了很多運動專業的朋友。經常發現的是,他們很多都懷有巨大的熱忱,對於我們做運動專題,都是鼎力支持,既提供意見又協助聯絡。我常跟同事們說,他們背後好像有個大火爐。更誇張點說,對於很多人來說運動是福音,是救贖。他們想「傳福音」,將那團火燒給其他人。更有甚之,當中的意志是相當利他的,不少體育界朋友所做的工作,就是要成就人從運動中取得成功。從運動的搞手們、教練們、甚至是做社交媒體的球會成員,或現場支持運動員的死忠擁躉, 這一份成人之美的美德,真是平時不常見的生命力量。

 

我們想,能這樣影響他們的,必定和生命有所扣連。我們想做的,是發掘這樣一種奧祕。影響他們的熱血,應該也可以影響你我,在寒天之中,悵惘之時,帶我們從精神的困局中衝出去。贏唔贏,幾時才有得贏,可能不是第一個要問的問題;因為你唔願郁,就不可能贏。郁咗而未贏, 你都有所進步。在2021 年的香港, 我們確實需要這份精神。不止一位受訪者告訴我們,運動人都有個貫徹的生活信念, 就是keep moving。正如馬啓仁(Ke yman) 受訪時說, 只有在跑步中才感覺到自己moving,moving 就印證自己存在。這是生命的質地,不只是「念口簧」的運動益處。

 

不少友媒都曾經做過運動專題,或許我們是包含最少運動員的一次。因為運動不只是運動員的事,還有他們周邊太多的有心人。我們最想跟你說的是:熱血不是精英的專利。你起身穿上鞋, 好好給自己一個小小的計劃,跟朋友一起動起來,甚至只是入場感受一場真真實實的競賽,生命都會有所變化。

 

不要等到2024 巴黎奧運再開電視看看香港隊打成怎麼樣;2024 年, 你與我都要變成身心靈更加健壯的香港人,好不好?

 

減重中的腫編阿彼

2021年12月14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