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eakazine

維修香港:我中意做實事,維修街坊的生活

text / dy





晚上八時半,觀塘工業區開始安靜,上班族早已趕緊歸家。文浩和阿賢擠在一間不足80 平方呎的劏房式辦公室,聽求助的少女訴苦:「我們租落這個單位,才發現冷氣是壞的。找朋友的朋友來『仗義』幫我們檢查,發現牆外的銅喉被人偷了。」兩個女生想創業,卻租來一間沒冷氣的密室。生意不好,蝕了兩個月,還要悶熱難擋。終於,經朋友介紹,找上「維修香港」,請義工來免費檢查和維修。


文浩是持牌冷氣技工,經驗老到,專門處理棘手的冷氣個案;阿賢是文浩的義工拍檔,正職是航空貨運公司文員,負責做記錄、跟進個案,還有在Facebook 發帖。「我們平常主要是接基層家庭、獨居長者的維修個案,請師傅上門免費維修,這次是有點例外,剛好夾到時間就幫創業青年人試試解決問題。」阿賢說。


「維修香港」是在雨傘運動期間蘊釀,去年12 月左右正式成立的民間組織。沒有任何政黨背景,純粹由一班裝修、電工師傅,加上師奶太太和學生,自發組織起來。他們選擇以維修家居作為切入點,去改善基層街坊的生活,同時鼓勵大家彼此幫助,在極撕裂的時代重新連結。


這一年來,文浩平均每星期要出隊3 至4 晚。「朝早開工,放工再去幫街坊。」他說起來有點腼腆,「攰,當然攰啦,但我中意做到實事,幫到人。」去工廠大廈看冷氣,其實已算相當輕鬆,最常見的個案是要托一堆工具、冷氣機雪種,上8 層、9 層的唐樓,幫住在天台屋的低收入家庭或獨居長者維修冷氣、電燈。「望住那條長樓梯,哇……我都唔識講。」他笑笑。心裏面會有掙扎嗎?「咁又唔會,幫人有咩好掙扎?」他說。


這夜,他也是毫不猶疑地爬出窗外,檢查了20 分鐘,滿身大汗地爬回來。「要買兩條8 呎銅喉來駁,淨係材料費都過千。你要考慮下。」他一邊脫下安全帶,一邊跟少女說,少女苦惱地慘叫,但還是萬分感激。「我原先不相信會有人免費幫我睇,甚至整冷氣的。」她說。


「或者,我們想要打破的就是這種想法。我們是可以彼此幫助,不用下下計錢。」阿賢後來說。


「維修香港」的理念,就是維修,縱然他們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沒有包袱,無論藍絲、黃絲、膚色、種族,幫得到就幫。「我們不會說,唏,你變黃啦。」阿賢說,「我們會跟街坊討論時事,閒話家常。最終,我們只是想邀請街坊一起來關心社會、監察政府,不管他是黃又好,藍又好。我們作為公民,就有權利去監察政府。」


整個香港,這幾年,變得好崩壞,社區變得好破碎,你們真的相信可以「維修」到香港嗎?「我不敢說,我只是自己識做咩就做咩囉。」文浩說,汗還是一直在流。阿賢點頭:「我們當然都希望是可以維修到『街坊街里』,維修到社區關係,大家可以出來幫助對方。就好似社區資源共用,有啲嘢你有我無,你咪分享畀我,大家都付出少少,你點知之後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