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人道的毀滅?一條問題兩種答案

text / 山地


安樂死,一直惹來爭議。要無痛死亡,不難,一支叫人大腦麻痺的針藥,可叫人在沉睡中離世,但誰有權也有理去決定一個生命的結束? 只是,對於動物的安樂死,我們卻像理據十足,關心的只是方法是否人道。直到1970 年,才有人質疑,丹麥與英國開始以「捕捉、絕育、放回」(TNR)來處理流浪動物的問題。30 年後,香港愛護動物協會也開始了貓隻的TNR,再10 年後,狗隻的相關計劃開展,元朗、西貢及南丫島成為試點,但2012 年計劃最終遭區議會否決。


是絕育放回,還是人道毀滅? 2010 年及2011 年的立法會,先後有議員提出討論,公民黨甚至提出刪減漁護署人道毀滅的動物開支。翻查會議記錄,找到前任食物及衞生局長周一嶽的回應,再請支持絕育放回的「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辦人麥志豪,談他的看法—一條問題,原來有兩種答案。






問:在什麼情況下,會進行人道毀滅?


周一嶽:一般情況下,捕獲的流浪動物或從主人接收的動物會先送往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作觀察。觀察期間,當值的獸醫會密切留意動物的健康及其他情況,以確定牠們是否適合領養。若動物的健康情況許可,暫住時間為4 天,以待主人認領。無人認領的貓狗如果身體健康及性情溫馴,漁護署會安排牠們轉交動物福利機構供市民領養。只有因健康或性情理由而評估為不適合領養,以及未有動物福利團體表示能安排領養的動物才會人道毀滅。

(資料來自2010.1.20 立法會會議記錄)


Mark Mak:為動物進行人道毀滅,我們行內通稱為安樂死。意思是,當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