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報導:以關注基層勞工為志 - 訪「工學同行」成員Franco


在 Breakazine 052《職場臥底行動》裡,我們記錄了一系列職場臥底的求生故事,理解打工仔面對剝削時,需要得到合適支援和發聲渠道。我城有不少默默耕耘支援打工仔的民間組織,我們將會有一系列網上報導,讓讀者理解他們的處境,和聆聽他們堅持為工人服務的心聲。

 

在現今世代,沒有一張「沙紙」證書傍身,似乎「周身唔聚財」。為何入大學似是必須?上一代的父母常會說:「唔入大學就做埋啲無出息嘅工。」什麼叫「無出息」?就是前線的基層勞動行業,如掃街、清潔、保安等。做白領,點都好賺過做藍領,不是嗎?

不過,看看統計處1996年至2016年的數據,就會發現大學生其實已「貶值」不少:本港大學畢業生的收入中位數,20年來下跌了5.5%。有不少80後學生,畢業時起薪點僅7,000至8,000元。至少,從收入上來說,大學畢業生跟勞動階層相差不遠。

工學同行成員、前理大學生會會長黃澤鏗(Franco)

「其實普遍大學生,豈不也是勞工階層?」

工學同行成員、前理大學生會會長黃澤鏗(Franco)認為,學生與勞工本就是不能也不應分割的身分「很多學生讀書時會做 part-time ,或因科目要求去實習;絕大部分學生一畢業就要投入勞動市場,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也是被剝削的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