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動物同路人」麥志豪

動物也是社區的一份子,為甚麼不能與人共存呢?

text / wing lau

photo / 山地 + andy wong



距上次訪問 NPV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Mark)已是七年前,當時在《貓狗不如》中,他力陳政府應尊重動物生命,投放資源予動物福利工作。這些年來,相關訴求此起彼落, 然而早前律政司決定不起訴深井豪景花園動物高處墮下案件的嫌犯,引來不少批評,質疑有「放生」之嫌。現時的動物政策似乎未能保護動物,動保組織應如何自處?還可以怎樣去推動工作?提倡社區動物多年的Mark,又覺得未來應如何發展?



7年前,Mark已強調動物是社區的一分子,牠們是由人帶去社區的,不能被排除在政策之外。(photo / 山地)


問:律政司不就深井懷疑虐畜案提訴後,仍有信心能夠推動政府去實行動保政策嗎?現今的政治局勢下,民間組織的角色又是甚麼?


民間團體的效用很視乎社會質素,只能說,現在時代改變了,政府態度有很大轉變。我會形容2006-2013年是「蜜月期」,當時政府很願意接見、聆聽,甚至可以說「怕怕地」NGO,我們相對有較高自由度,能給予政府壓力。2013年有一宗燒狗案,不少NGO批評只囚八個月是判刑過輕,律政司會特意邀請我們開會,詳細解釋判刑的考量,甚至日後會主動就某些虐畜案件作刑期上訴,是有接納我們的意見。但再看看早前的豪景花園案,逼到一向親政府的愛護動物協會也發聲,但現任律政司又是甚麼回應?


我們當時仍可以定期會見警民關係科,就不同虐畜案件去商討,與政府機構是能夠交流、合作,即便是2014年經歷雨傘運動後,NGO尚能暢快表達意見,現在卻沒有這個空間了。始終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