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Breakazine!, photo by andy@breakazine!

失敗中仍見陽光 - 《仆直》編輯後感


《失敗中仍見陽光》於2017年8月號的突破機構通訊刊物 《突破人》 刊出,編輯彼於文中記述 Breakazine! 050 《仆直》 為他帶來的屬靈反思,特在此轉載。

常聽說「香港人最中意睇人仆直」(原文比較粗俗就不寫了)。從 Facebook 充滿陰謀論與穿鑿附會的留言,到茶餘飯後的你一言我一語,我們都喜歡議論別人的失敗——站在失敗者的旁邊,甚至對面,做其花生友,橫加指責又好,靜觀其變也罷,反正沒有代價,講完就散,失敗者的自生自滅,反正不是我關心的事。

《仆直》裏也有一頁「尖酸的心聲」,記錄由讀者提供的「與失敗者的對話」,但焦點卻在「評論失敗者的人」。語調刻薄無比,白眼與指責甚至是來自師長、父母,成為人難以磨滅的印記。

「評論失敗者的人」,我們大概也見過不少;其中一個場所,是在教會裏。

「評論失敗者的人」,我們大概也見過不少;其中一個場所,是在教會裏。我們常被要求當個成功的基督徒,悔改後要分別為聖。決志以後,伴隨基督救恩而來的,是連串的生活提醒與難以企及的道德標準。偏偏生活就是亂七八糟:與家人的執拗、成長的創傷、各式各樣的引誘、社會的紛亂……我們無可避免地不斷「犯規」,甚或是重複又重複的失敗,恰如保羅所形容般,被「取死的身體」的失敗纏住,無法活出《聖經》要求的高標準。

人既是必朽的受造,失敗也沒有大不了,問題在於,在失敗背後,會被好多站在道德高地的「評論者」非議;對方以為這樣的「曉以大義」,會令人知錯悔改,結果卻令我們難以在上帝面前抬起頭來。義正詞嚴的背後,恩慈像隱去無蹤。有時想得極端一些,如果沒有與上帝相遇,我們的人生,會不會反而沒那麼「失敗」?

從《聖經》中再找耶穌對失敗者的態度,再體會祂的心腸,卻發現,上帝對失敗者的層次,非常豐富。

約翰福音第8章那被人捉住的行淫的婦人,大概是失敗者的最佳代表。在暗中的瘡疤被當眾揭開,受盡別人義正詞嚴的唾罵。耶穌並沒有開壇公審,反過來問責難者:「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大概沒有人敢說自己人生完美,只是幸運地沒有像這位婦人一樣被拖出來示眾而已。但很多人卻忘記自己曾經也狼狽過,逕自坐上了審判者的位置。

耶穌的問題,穿透力直達核心,叫所有人都愧於拿起石頭。婦人似乎罪證確鑿,但耶穌並沒有定她的罪,因為祂來的目的原本不是要叫人一直失敗下去。祂給婦人的最後一句:「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11節)是如此震撼,耶穌固然沒有對罪放鬆,但祂更不是把人看死。祂對人有高期望,更期望人fail better,正視自己的軟弱,竭力活出更好的自己。

「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5:45)

我們每一個都曾經是「仆直」的人。愧於自己的軟弱,羞於別人的責罵,惟獨基督會用溫柔的陽光雨露,給我們提醒。「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5:44-45)

恩典像陽光,無論我們失敗到何等地步,它總在包圍我們。曾經以為自己是要愛仇敵的那位,其實很多時候,我才是那個被愛的仇敵。

#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