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序章#6 假如廁紙變成銀紙





早前全城陷入搶購口罩、搓手液和廁紙等物品的恐慌中,曾有人打趣說這些「稀有品」才是亂世之下的「新貨幣」,如你家中有足夠存量便可晉身為上流人士,花碌碌的銀紙保不了命,或保不了乾淨,於是連賊人都索性改為搶廁紙了。 黑色幽默背後也帶來反思:在極端處境下,當本來反映價值的金錢,原來不是萬能,甚至可以變得無用武之地;我們要如何重新理解金錢和價值之間的關係?哪些物件和價值,才是真正「值錢」? 這問題看似深奧,其實過去大半年,香港人所建立的「黃色經濟圈」論述,以消費活動來支持具有共同價值觀的商戶,正是打破了只問價錢不問價值的意識,形成一種新的價值取向。 當然這種金錢新秩序還存於實驗階段,仍有不少問題值得議論,例如除了只講黃藍,還有甚麼因素才建立到一個更公義、更能持續下去的經濟圈? 在2018年出版的 #054《搵真銀》中,我們也探討過如何將金錢用得更公義,其中的專欄部分,龐一鳴就提出在香港推行「全民基本收入」的實驗性想法,讓人不用工作都有一份基本收入,更指這是全民保障,而非坊間所講的「養懶人」。 這想法今天讀來也最有感受。因為疫情,很多人都手停口停;不少商鋪更是門可羅雀,但租金仍然沒有停下來,金錢不停地流向財閥身上。民眾若有少量的固定基本收入,即使陷於停擺,仍能保有一定的韌性。 這樣創新的想法,是否完全痴人說夢?不過正如兩年前,我們根本無從想像「黃色經濟圈」的出現,未來的事,誰說得準?


 

不勞而獲,生活保障?——港版「全民基本收入」建議

(原文刊於 #054 《搵真銀》, 2018年7月出版) text / 龐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