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reakazine

末日序章#3 假如食物出事了





疫症之下,我們不僅擔心貨品供應會出現短缺,連帶對內地供港貨品安全也有存疑。尤其新鮮食物是一個城市的必須品,也難以長期囤積,令本地生產的食物資源需求直線上升,說到底,食得安心還是最重要。


我們在 037《種毒》(2017)中曾報道,原來香港雖會根據「國際食物法典委員會」制訂食安標準,如農藥最高殘餘量,但因為過分依賴進口,為了讓足夠的糧食能夠「達標」,竟需要調整自己的標準,「搬龍門」遷就來源地,食物安全又從何談起?相比起來,本地生產成本雖然更高,產量也暫時追不上,但更容易監察管理,令人吃得更安心。


記得很久以前編輯曾跟坪輋村村民張貴財(財哥)傾談(見029《境界線》),他說新界東北土地肥沃,是發展農業最優質的地方。如果有心有力,生產高質素的食物,不只香港人受惠,甚至可以賣到外地,我們今天就不用在超市高價購買台灣和日本的安心食材。如果我們有具規模具質素的初級產業,不只更有安全感,也能發展延伸的運輸、物流、銷售等產業,為何到今天,仍是一潭死水,糧食自給率不到一成,蔬菜更連2%也不夠?


2017年,我們亦訪問了三個在積極生產本地食物資源的故事。生產食物,是怎麼一回事?背後需要什麼資源,又要有怎樣的心態與技藝?自給自足之路,何其遙遠;這三個故事,卻給我們帶來重要的想像空間。



「養雞, 是一份社會責任。」— 活力集團( 嘉美雞) 董事郭銘祥

(原文刊於 #037 《種毒》, 2015年5月出版) text / 追 photo / andy




提到養雞,不期然會想到港人「談雞色變」的話題—禽流感。「知道內地供港活雞為何最近

又兩次驗出禽流感嗎?」沒想到養雞已30 多個年頭的嘉美雞老闆郭銘祥,竟然先提起這話題,更坦言這是大陸供港雞場不守法規而做成:「這些供港雞場為降低成本,有些雞並不由自己養殖,而是混入了其他來歷不名的雞隻。像去年其中一次出事的竹絲雞,有傳媒到那雞場看過,發現場內竹絲雞不過數隻,出事那批雞肯定是從散戶收購。這些散戶的飼養環境如何,根本不得而知。」


這解釋了為何不少供港雞場的飼養方式跟香港相近,卻仍然出事的原因。「監管的人根本不明白,這不是標準的問題,而是道德的問題。」曾在70 至80 年代到國外修讀農業科學學士及動物營養學碩士的郭銘祥,談到農業時神情嚴肅:「讀農科時老師經常在課堂提醒說,我們的使命是要生產足夠的糧食給世界的人口。這也是我的目標。」雖然時代不同,世界糧食問題也在改變,但就是這份堅持了數十年的使命感,讓這位學院派農人創出本土生產的嘉美雞。


自創新品種另闢出路


90 年代,香港的家禽農場數目由90年的1,500 個, 銳減至97 年僅存的100 家,而活雞自給率也跌至19% 的新低。當時香港的活雞業,正處於谷底。「97 年之前,大陸已經壟斷香港的活雞市場,加上不少雞農因着經營成本上升,帶同本地的雞種和技術到大陸發展,令內地雞跟香港的質素看起來差不多,成本卻便宜了一半。」


「面對養雞業的艱難,我不會逃避,而是要想辦法面對。」郭銘祥是帶着這樣的心態留在香港。他以自己的農業知識,比一般雞農走前一步,嘗試研發更適合本地的雞種,希望憑質素競爭,甚至為本地市場帶來優勢。


他的計劃是糅合了商人與農人的特點,先做市場研究。「當時為了明白本地人對雞隻的要求, 我們做了一次市場調查。」他要理解香港人對吃雞的要求,「其實你只要在街市觀察買雞的人,到今日依然會聽到他們的3 個要求:唔好咁肥,唔好咁大隻,要有雞味。我做的市場調查也得出這樣的結果。」這正符合香港小家庭的食量和追求健康的需要。


於是他積極與香港大學合作研究,由8個有不同優點的品種,經3 代繁殖出一個穩定的新品種,以肉滑、脂肪少和健康招徠。這就是嘉美雞。


「希望為保持香港農業發展平衡出一分力,不用只靠內地進口的食物。」(活力集團(嘉美雞)董事郭銘祥)


控制關鍵的環境因素


除了掌握市場需求,郭銘祥還專注研究養雞過程的環境,他認為這才是讓雞隻不被禽流感病毒影響的主因。「我們的理念,是要在適當的飼養環境下,令雞隻舒適健康的成長。我們強調控制環境因素,減低了雞的環境壓力(stress),也就減少牠們的發病機會。故此我們的雞隻不用抗生素,都能符合安全標準。」


他叫我坐下,認真地在白紙上畫下3 個品字形排列,中間互有重疊的圓圈,像老師般用集合概念講解病源、環境與動物之間的關係。「其實在雞場內,病源和動物永遠同時存在,但只有在環境的配合下,動物才有機會真正發病。環境有機會讓病源大量存在,也有機會讓動物免疫力或抵抗力提升,所以當我們強調控制環境因素,雞便有足夠能力對抗病菌。」


可是02 年的一場禽流感,令農場內的所有的嘉美雞全遭撲殺。這次「災難」沒有讓郭銘祥氣餒,反之他視為契機,徹底更新已有20 多年歷史的設備,嘗試在雞場實踐自己所構想的理論。


他投資了100 萬港元,為幼雞屋加入酒店級的熱水保溫系統,也用每月6 至7 萬的電費,一年四季維持雞場的雙層抽氣系統等,以此全面地控制空氣流通、溫度和飼養空間的環境,將雞隻發病的機會減到最低。「這樣我們就能用純植物性飼料餵養雞隻,而不用加入抗生素。」在這樣的環境下,嘉美雞可以在90 日的時間長成。


03 年,當部分的雞屋已改裝好,香港再次爆發禽流感,證實了他的理論成功。「當時附近的雞場再爆發禽流感,很快便蔓延到我的雞場。最終在3 間雞屋中,只有尚未改裝的1 間受感染,加裝了新系統的兩間則完全沒事。事實證明環境控制是可行的。」說時他的眼神仍帶着興奮。最近他又花上百萬,引入全港雞場獨有的水冷降溫系統,希望將雞屋的降溫做得更好。「我們要不斷提升自己的飼養技術。養雞不是只為了賺錢,除了提供健康的食品外,也要對社會有一份責任。」


堅守本地農業


經過多年的發展,郭銘祥的雞場生意已發展成活力集團,業務已由農業和零售,發展到出版、寵物及生命教育。但他其中一個願景,是希望透過旗下的門市和速遞服務,集合各種本地生產的健康食品,大力推動香港農業。


而香港的養雞業也在復甦。2012 年,香港的活雞自給率已回升至59.5%,如能盡用政府30 個活雞養殖牌的養雞上限,便可滿足本地74% 的需求。要是政府多發11 個雞牌,香港雞農更能完全滿足港人活雞食用量。


郭銘祥學農時的目標—生產足夠糧食供應人口,似乎也慢慢達到。「我會一直堅持養嘉美雞,令本土的養雞業繼續生存;也希望利用門市繼續推廣本地的農業,為保持香港農業發展平衡出一分力,不用只靠內地進口的食物。」在郭銘祥身上,看到的是一個農人踏踏實實的責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