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序章#3 假如食物出事了





疫症之下,我們不僅擔心貨品供應會出現短缺,連帶對內地供港貨品安全也有存疑。尤其新鮮食物是一個城市的必須品,也難以長期囤積,令本地生產的食物資源需求直線上升,說到底,食得安心還是最重要。


我們在 037《種毒》(2017)中曾報道,原來香港雖會根據「國際食物法典委員會」制訂食安標準,如農藥最高殘餘量,但因為過分依賴進口,為了讓足夠的糧食能夠「達標」,竟需要調整自己的標準,「搬龍門」遷就來源地,食物安全又從何談起?相比起來,本地生產成本雖然更高,產量也暫時追不上,但更容易監察管理,令人吃得更安心。


記得很久以前編輯曾跟坪輋村村民張貴財(財哥)傾談(見029《境界線》),他說新界東北土地肥沃,是發展農業最優質的地方。如果有心有力,生產高質素的食物,不只香港人受惠,甚至可以賣到外地,我們今天就不用在超市高價購買台灣和日本的安心食材。如果我們有具規模具質素的初級產業,不只更有安全感,也能發展延伸的運輸、物流、銷售等產業,為何到今天,仍是一潭死水,糧食自給率不到一成,蔬菜更連2%也不夠?


2017年,我們亦訪問了三個在積極生產本地食物資源的故事。生產食物,是怎麼一回事?背後需要什麼資源,又要有怎樣的心態與技藝?自給自足之路,何其遙遠;這三個故事,卻給我們帶來重要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