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_172921_HDR-EFFECTS
20171219_172921_HDR-EFFECTS

20171219_172921_HDR-EFFECTS
20171219_172921_HDR-EFFECTS

1/1

​支持者家書(2018年第一季)

Breakazine 的支持者們好:

祝願你2018年身體健康,才思依然敏捷!

 

我們終於又再挺過了一個年頭,謝謝你過往一年的照顧。特別是在改版摸索之際,你不斷的支持,對我們十分重要!

 

改版後的第一期《game is not over》出版以後,我們開始了製作雜誌以外的大量活動籌備。大富翁桌遊夜、radical questioning 團隊工作坊、creativity.is 實驗工作坊、還有關心到公民社會的行動者而特別籌備的「留白有時」歇息營會,都在2個多月內完成。坦白講,活動成效達到預期--吸引到不少未接觸過書誌的朋友,推廣到我們的訊息,也締造了一些可以在日後推進的合作機會。(也有少量收入……)

​​

可是,隨之而來的挑戰也很明顯:書誌團隊人數少,所有事情「一腳踢」,在未適應節奏的情況下,顯得格外疲累。我們之後會再調整節奏和工作量,也希望這些活動能成為pilot,吸引到有心人承接延續,將訊息傳得更遠。

 

《職場臥底行動》,是我們改版後的第二期。從改版開始,我們就一直思考,經過了傘後最灰心喪志的幾年(其實現在還在灰心對不對),我們是不是有一些東西,可以從最根本的、最基礎的做起? 從問問題開始,從討論一件事開始,也從我們對周遭的細心觀察開始。

 

這期說的是一個轉換視角的故事。切身處地,體會他人,改變你我的行動。很老套,但很實在、很貼地,也力所能及。「臥底」,是我們增強戲劇感的說法(當然你也可以真的去試試當一個前線員工的感受),但歸根究底,我們想問的是:打工仔,有沒有能力彼此關注,成為壯大力量,爭取一個更有尊嚴的生活?

藝術家程展緯為保安員和收銀員爭取椅子,早已被傳媒廣泛報道。我們想進深反思,為什麼這張椅子,他看得到,我們看不到? 為什麼一些對員工很不合理的待遇,作為消費者享用服務的我們,沒有注意到? 為什麼進入了職場、穿上了制服,我們就看他成為一個「份糧包埋」的消極打工仔,而不是一位在職老人、正懷孕的媽媽、需要照顧孩子和家庭生活的好爸爸? 如果沒有了這個看見,我們的公民社會,還可以給人安慰與盼望嗎?

 

閱畢這一期,盼望下次看見在辛苦勞動的打工仔,我們能夠用更體諒他們的態度,去支持他們的工作,甚或替他們爭取更有尊嚴的待遇。

 

最後,很想與你分享我們經歷的一段神蹟。細心閱讀書誌的你,或許可能發現,在「序」以外,沒有總編山地寫的文章。

 

山地在10月時到台灣參與一個樸門(permaculture)課程。回港之後,有一兩星期都出現類似感冒的病徵,身體非常疲倦,於是到醫院求診留醫。護士發現山地血壓極低,而且有器官衰竭的跡象,隨即被送到ICU治療。醫生懷疑山地受到細菌感染,擔心如果落藥無效,會有生命危險。感恩最後藥物發揮作用,血壓逐漸穩定下來。醫生診斷,山地可能是在郊區被蟲咬傷而染上罕見的「斑點熱」,死亡率高達六成。醫療團隊說,他們之前見過一個案例,而當年病人搶救無效不治。但因為有了這個經驗,給山地的用藥就準確了,在最關鍵的24小時,把病重的她救了回來。

 

山地留院十多天後出院;因為大病初癒需要休養,因此從十一月中到年尾,山地也不在我們的團隊當中。

 

沒了山地,我們人手更緊張,編輯壓力更大,製作的過程頗為艱苦。在12月中埋稿之前,編輯彼因為照顧兒子而感染腺病毒,連續發高燒一星期,簡直雪上加霜。編輯顧問柏堅放下了大量的機構會議和繁重工作,和主責編輯芷寧、編輯桀佬、實習生等等,咬牙挺過了這段日子。因此,你手上的這本《職場臥底行動》,經過了一次異常艱難的過程,很多同工多走一步,最終如期(或遲了一點點)送到你的手上。

 

山地常常掛在口邊的說話是︰每一期書,都經歷一次神蹟。這一期,我們要說,神蹟更大,恩典在艱難中,顯得特別寶貴。

 

而我們盼望,這份恩典,不只臨到我們,也臨到我們關心的社區,讓我們揪心的香港。

 

歡迎你閱讀之餘,也參與我們的讀書會,詳情很快會在專頁公布。期待與你進深的分享交流。

Breakazine 製作團隊

2018年1月10日